毫不客气的讲,岳不群身上有几根毛她比岳不群自己还要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胆识过人,武功了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山派式微,她挑起教中培养后继子弟大梁。

        派中之人,对宁中则,无不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 少林寺方正大师、风清扬、任我行均称其宁女侠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力、声望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   任我行曾说,宁中则嫁给岳不群,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拜入华山派后,最敬重的人并不是岳不群,而是宁中则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前番他也曾撞破宁中则糗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那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扑通一声,双膝跪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娘,我林平之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初拜入师父门下,为的就是报仇雪恨,这么长时间来,我每日练功不辍,不敢有丝毫怠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传武功秘籍,辟邪剑谱也呈交师父,不想着辟邪剑谱竟是如此骇人听闻之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先生视频所讲,乃是未来之事,现如今平之已经知晓这辟邪剑谱的害处,如何肯再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若师母不信,平之立刻下山,今生今世,与岳师姐永不相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这话说的铿锵有力,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在视频一开始,他就一直在心中盘算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要为了报仇,而修炼辟邪剑谱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完视频,他的心态骤变。

        杀父杀母大仇,必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若像视频里播放的那样,为了报仇,将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望之却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会做出许多错误决定,是因为眼界、见识的局限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见识过乔峰的豪气干云、见识过张无忌的忠厚仁义、见识过张三丰的清静无为、见识过阿青的率直天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世界上绝世武功不知凡几。

        辟邪剑谱可能是最快的捷径,但绝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本连十大武功秘籍都上不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练也罢!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双眼平静,毫不畏惧的看着宁中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双眼睛,充满着不屈、坚毅。

        宁中则知道,林平之是她见过的最懂事、最坚强、最有毅力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,现在应该叫做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对福威镖局的动作,她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耻,却没有制止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华山派的发展、存续,她对岳不群的许多行为都是默许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不会支持,但绝不会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宁中则再大义凌然,公正无私,她也是华山派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屁股决定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无关乎正义,只在于人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岳灵珊却舍不得让林平之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原剧情故事线,林平之刺了她一剑,岳灵珊临死前对令狐冲说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不是存心杀我,只不过是一时失手,大师哥,我求求你,求求你照顾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就是岳灵珊命中之劫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虽有夫妻之名,却无夫妻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岳灵珊对林平之的感情,超越了世间百分之九十九的情侣。

        岳灵珊美目含泪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弟,你恼我扮村妇骗你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摇摇头道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一点没关系,都是骗人的,可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看了视频,你我再无可能,师姐,其实我挺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并非因为你的身份,自我上山以来,你对我无微不至的照顾,让我有种回家的感觉,这种感觉,我已经好久没有感受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灵珊的泪水泉涌,她顾不得师兄弟的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抓住了林平之的胳膊使劲摇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弟,咱们离开华山,找一个谁也寻不到的地方,你耕田,我织布,我给你生好多好多娃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的眼眶有些微红,嘴角却勾起一抹微笑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姐,你对平之的好,平之永远记得,可我大仇未报,何以家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没有这个视频,我还会欺骗自己,现在整个江湖都知道了,我跟青城派、木高峰便是不死不休,我不能连累华山派,华山派不能因我而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灵珊再也忍不住,扑进林平之的怀里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    宁中则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说,平之你留下来,华山派给你撑腰,我们华山派不会惧怕黑恶势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,她始终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较五岳剑派其他几门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山派可谓势单力薄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华山派,算上岳不群,宁中则,统共9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一家就占了三个。

        除去被驱逐的令狐冲,还剩6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陆大有不死,华山派就能凑齐十个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个人的门派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家走镖的镖头不下三四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嵩山派上下,林林总总,怕不下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日月神教,更是数以万计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山派这个体量,是谁也不敢得罪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连青城派那种本土流氓都能骑在岳不群头上拉屎。

        势单力薄,人微言轻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山派给所有人树了一个典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并不能怪罪岳不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山派当年也阔过,可惜剑气之争,直接让五岳剑派扛把子的存在,直接垫底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岳不群才想借助辟邪剑谱翻盘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一点来看,岳不群所作所为都能够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问题是站在什么角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林平之的角度,岳不群就是个伪君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其根本目的,就是为了抢夺我的家传武学辟邪剑谱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宁中则角度看,师兄是为了振兴华山派,忍辱负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左冷禅的位置看,岳不群狼子野心,想取我而代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谓江湖?

        无非是你争我抢,分割江湖利益的蛋糕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拳头大,拳头硬,你就能多分一些,譬如少林、武当。

        你实力不行,活该被碾死,譬如福威镖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恭恭敬敬的给宁中则磕头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视频还在继续播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平之祖上风光,父亲事业有成,母亲是大家闺秀,他自己也是风流倜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平之行侠仗义,不欺妇孺,忍辱负重,光明磊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面对生死,他也曾朗声直面余沧海:不错,我便是福威镖局林平之。你儿子调戏良家姑娘,是我杀的,你害我家破人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生性倔强,为救父母,木高峰让他磕头,他本愿意,可木高峰弄巧成拙,用力一按,林平之执拗道:此刻要我磕头,万万不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刻苦努力,拜入华山后,日练夜练,旁人要练三个月的剑法,他只半个月便学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傲气凌然,不愿假他人之手报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的是,他没有主角光环,就算他再努力,再隐忍,终究敌不过命运捉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【盘点武侠世界十大悲情人物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林平之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上榜理由:家破人亡志不屈,拜师君子却遭欺。

        挥剑称雄刃仇敌,残阳永囚恨空余。

        ——空前绝后林平之。】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,一个没有主角光环,却有主角磨难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长相,有磨难,经历奇遇,武功诡谲,爱情收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切都是主角待遇,最后的结果却是个反派结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平之一辈子,只杀该死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唯一过错,便是杀了最爱他的岳灵珊。

        世间再无林平之,空留西湖囚废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人生本不该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却顾不得看视频,他提着剑冲进华山派大厅。

        吓了众人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环顾一周,没有看到林平之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吼道:“林平之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声嘶吼极为刺耳,全然不像岳不群淳厚嗓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皆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tm哑巴了?林平之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中则、岳灵珊、劳德诺等人,面色各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极其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在华山派说一不二,威望极高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时根本没人敢忤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,他却像一个跳梁小丑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太监,已经不被他们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几近疯癫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扯过岳灵珊的胳膊,大吼

        “快说,林平之去哪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岳灵珊眼泪已干,目光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觉得,眼前的这个男人,极其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的是自己敬重敬爱的爹爹?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他谋划了平弟家的辟邪剑谱,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?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扔下岳灵珊,随手将劳德诺拎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劳德诺眼珠一转,用手一指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岳灵珊急道:“二师兄!别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嘴!这里没你说话的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狰狞的面孔,将岳灵珊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已经完全不认识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平之下山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,提剑便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道温柔却不容置疑的女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愕然回首。

        却发现自己的结发妻子,最亲密的师妹正冷冷的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兄,收手吧。等我去将冲儿请回来,让他接任掌门,华山派的百年基业,兴许还保得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神情扭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心理极度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理智告诉他,宁中则的话是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他的身体里面已经产生了另一个人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思想、身体,经常不受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辟邪剑谱,鬼魅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不是单纯的武学功法,修炼之人,无不性情大变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本就是一个部反人类的武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天资纵横如东方不败,若非至尊武侠网站奖励,最终也要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以说,葵花宝典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,你别拦着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猛地转头,提剑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宁中则一剑刺出,正是那无双无对,宁氏一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宁氏一剑,虽只一剑。

        却蕴含华山派内功和剑招的奥秘。

        岳不群手中长剑出鞘,招式诡异绝伦,一剑亮光如电,竟直接刺中宁中则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宁中则本意是想阻拦岳不群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华山派不义在先,如今又要不仁在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若真让岳不群伤了林平之,以后华山派的名声就臭了。
  /73/73966/50679391.html
  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##########
    <i id='jDmhpZM'><em></em></i>
    <optgroup id='uRvye'><strike></strike></optgroup>
      <s id='plIY'><listing></listing></s>
      <small id='xfC'><tt></tt></small>
        <person id='hNXOln'><option></option></person>
          <s id='fdxkAkLw'><dfn></dfn></s><address id='bwK'><sup></sup></address>
          <marquee></marquee>
          <listing id='mcCp'><pre></pre></listing><s id='Bjyo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s>